我们为何读书

 


 


我们为何读书


                        


华义平


 


在价值取向多元的今天,我们提倡读书大抵是出于一种责任。关于读书,你也许并不喜欢,然而,正如英国王子查尔斯所说:“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你可能不喜欢但你不得不去做的事,这就是责任。”


一般而言,作为老师,我们读书首先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职业素养,从而更好地“传道受业解惑”,以适应并满足学生的知识需求。尤其是,在新的课程改革背景下,我们读书学习如能跟自己的教学实践反思结合起来,就能不断提升教学水准;倘能将专业阅读、专业写作与教学研究三位一体,那便可促进自身的专业成长。


其次,读书能提升我们的人文素养。通过读书,我们能真正感悟到教育的真谛,知道怎样去启智求真,恪守有教无类,谨遵因材施教;懂得教师不只是一种职业,更是一项事业,甚至可作为一种信仰。所以,我们有必要让读书成为一种自觉,乃至个体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读书,还可让我们成为一个思想者。我们总想摆脱平庸,追求卓越,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做一个学者型、研究型的教师,更应做一个思想者。帕斯卡尔说,“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思想形成人的伟大”。在我们看来,教师的魅力固然在于学识、人格和修养,但关键还在于是否具有灵魂和思想。


不仅如此,读书的意义还在于它能提升我们的生存境界。其实,教育的终极关怀也正是以人为本,提升人的生存境界。哲学家冯友兰曾将人生的境界分为四重,即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当我们面对世事纷扰以及各种诱惑而在功利境界与道德境界之间徘徊时,读书,则可以使我们多一份淡定,多些许从容,甚至是一份超然,从而引领我们攀升那“任你红尘滚滚,我自清风明月”的天地境界。